陆卷儿:

提香:

MarinaRen:

他是宇宙中那颗遥远的星,光芒穿越了几十万光年的距离,会一直我们的眼前闪耀。✨-- Can you hear me? 

就是有一种本来无一事,最后却惹得一身骚的下场。
我想我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好了,
换句话说忍耐力与容忍力越来越好了,
其实还好,
就是觉得好累,
突然怀念前段时间上班那段时间,
虽然有点累,但是最起码生活过得有意义,
我想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早回沈阳,
哎,
一切都是乱七八糟的模样。

从现在起,努力养成存钱的好习惯,不在乎存多少钱,但是手里一定要有余额,工资除了交五险一金、房租、水电费、日常开销之外,每个月存500元。
在买一件东西之前,先去思考自己是否真的需要,减少不必要的冲动消费。
作为一个即将毕业已经开始工作的人,不要再无耻的伸手向父母索要生活费了。
日常吃用方面还是要以清淡为主,能自己动手做饭的时候,最好不要叫外卖或者去小吃街觅食,但是水果和蔬菜是不可或缺的;不能见到美妆博主推荐的化妆品就心动,要选择合适自己的,不可以随意剁手;能坐公交到达的地方,就不要随意的打车,如果可以,可以添量自行车;要养成早睡早起的好习惯,不旷工不迟到不打瞌睡。
最重要的,不要失去对生活的向往之心。

好像一些事情在慢慢變得不再那麼糟
比如每個月中的那幾天似乎變的好熬了
自小都是自己在做決定 大的也好小的也罷
昨天妈妈第一次說 高考的時候她和爸爸態度如果堅決一點我去學了醫我會過得好一點
我笑說不是那個樣子的 真的 你不知道我這輩子有多麼討厭醫院 賊厭煩的那種 現在挺好 所有的事情都會變好 難道還能比現在的狀況還要糟糕嗎?

真的太累了,心累。

昨天和一朋友讨论毕业之后的事情,朋友说:安稳是福。
我们都不是有太大抱负的女孩,不是说非要功成名就不可的。平平淡淡也是人之大幸。

朋友讲了很多血淋淋的现实,表弟也给我讲了他女朋友和他朋友的一些事情,他们一直在用现实的例子来告诉我如何去抉择,没有全盘否定我的一些打算计划,而是以事实为教材告诉我怎样才是正确的选择。
没有道出的答案却也是呼之欲出。






最近其实真的挺烦的,挺负能量的,周遭使我太糟心了。我不想回答任何问题,不想轻易做出任何决定,明明我已经看轻的事情,却被父母死抓着不放。我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努力让自己不发飙,讨厌崩溃到无力的感觉,讨厌觉得被全世界抛弃的孤独无力。
我想静静的不说话,我想沉默,我想冷静,仅此而已,别无他求。
太累了。
真的太累了。
讨厌电话被打到爆,
讨厌语音,
讨厌视频提示音,
讨厌回复任何微信信息。

也许他们说的是对的,我一直在逃避事实。
可是我和朋友能够云淡风轻的谈起此事,能够认真讨论今后的去路。
请不要一次又一次言辞激烈只差恶语相向的揭露我的伤疤,我也会疼,我也会难受。
我需要放空的时间
我会更好的。

这事会翻篇的,
但决定权不在我。


時鐘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又一年,我们过完了。

所以,我考上与考不上还有区别吗?
总归就一条路可走呗。

哦,区别就是,我还能再玩三年。

弟弟说:我真的很担心你。
我笑说:你在担心我嫁不出去吗?
弟弟:不是。
我嘻嘻一笑,说:我知道。

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可那又怎样。
总不能逼死自己吧。

就像弟弟当初轻而易举的从我的言语当中猜出我喜欢的男生是谁一样,其实,他一直都很通透。

愿你有酒有梦有远方,且无岁月可回头。


今天爸爸问我,要不要帮忙找工作。
我呆愣了半天,说好吧。

其实,这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这无非只是个选项而已。
最容易走的一条路而已。

下午和弟弟出去散步的时候,我说,如果真的在这个地方工作了,我的一生也就看到头了。
弟弟默默的点了点头以示认同。
我也只有苦笑的份。

我对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街道、商场、环境、包括人。这不是我从小生活的地方,也不是我大学四年所熟悉的城市。
我对于这个地方,甚至连出门怎么坐公交都不知道。
更没有我所熟悉的朋友。

我不喜欢这里。
我也不喜欢艰辛。

这只是一个选择问题。

一条已铺好顺畅平坦的大道,
一条未知却必定艰辛的险途。

必须取舍,取舍之间,便意味着舍,
舍掉的那一部分也许便是我最为不舍的。

未来到底如何,再说吧。
先睡一个安稳的觉吧。
只祈愿今晚一夜无梦,无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