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修了手机,晚上整理手机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无意中找到了一年半之前的这份备忘录。

我问自己,
是否初心依旧?
是否对这个世界依旧热情?
我不敢作答。
因为我不知道答案。

昨天下午,一朋友从三好街上完课跑到我家楼下,
打电话说,我们出来聊聊吧。

吃饭聊天过程中,
朋友并没有说多少话,
朋友基本上保持对我评头论足,看手机,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我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朋友摇头说不是,说是很多事情。
他不想说,我也没问。
朋友坐公交离开之际,
我说,
你就是把所有的事情看的太透,所以才累。其实,有些事情没有必要看的那么透彻,似懂非懂、雾里看花或许是最好的状态。不要为还未发生的事情过分忧虑,太过心累,也没有必要。

我呢?我自己呢?
是不是过于乐观呢?
无论如何,
我喜欢以美好的眼光去看待自己,看待他人,看待这个糟糕的世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