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是个小哭包。

其实还好的。
如果没有今天晚上这件事情,
我还可以继续装作没有任何忧愁的没心没肺的嘻嘻哈哈,
还会大喊一声「老子天生就是个乐天派!」

可是没有如果。
听到蛋蛋的声音我就受不了了,
情绪一触即爆。
一桌子纸巾,
纸抽去了大半。
哭累了,
也就好了。

只是,
不知道为什么,
哭的黑天昏地就像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样。
其实好像也并没有委屈可受。

就算加上今天晚上的意外,
其实这也称不上多大的事情,
因为既然是事情,
就一定可以解决掉。
这并不是事。
并不值得如此。

只是单纯的想哭到世界尽头。
眼泪枯竭才好。

这段时间状态都不好。

心思太过细腻的人活着总是太累。

「我不想毕业。不想长大。不想再去接触陌生环境。不想碰触黑暗。」
「真的,我可不可以不要长大?」
「我可不可以永远只做一个孩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