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猫咪喊着:好暗。好暗。他们在广博自由的天地里,为着生生不息的痛苦挣扎着,活着。他们也会疲倦,也会仰头看着亿万光年外不灭的星火,叫喊起来。好暗,好暗,四处都这样暗,可你为什么能一直那么明亮?
——《四重音》

评论